首页>资讯>国际
欧洲7月高温热浪再破纪录
气候变化导致极端热浪更易发生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日期:2019年08月08日14:57

  关键阅读:

  ■在当前气候条件下,此类高温热浪事件在英国、德国约为10年到30年一遇,在法国、荷兰约为百年一遇。

  ■气候变化导致极端高温热浪更容易发生。

  ■高温热浪对人类健康构成重大风险,并可能致命。气候变化加剧了这种风险。

  继6月最后一周的极端炎热后,7月底,西欧和斯堪的纳维亚半岛遭遇第二次破纪录的热浪袭击。来自世界天气归因组织(WWA)的科学家对此次影响广泛的热浪天气做了快速归因。他们8月2日发布的报告显示,人类对气候的影响是此次极端高温最重要的原因。若没有人类影响,如此极端的气温在法国和荷兰属千年一遇,在德国和英国也要数百年一遇。

  欧洲7月高温:激烈、短暂、危险

  6月,西欧多个地方创造了新的高温历史纪录。不到一个月时间,纪录就再次被打破。达到或打破高温纪录的地区非常多,包括法国大部分地区、比利时、荷兰、卢森堡、瑞士、德国西部、英国东部和意大利北部。

  欧洲7月的高温可以用“激烈而短暂”来形容,极端高温维持了4天左右。在法国北部和中部地区,多地高温纪录在7月25日大幅抬升。例如,巴黎(巴黎 - 蒙苏里站)40.4℃的历史纪录提高为42.6℃。距离巴黎市区几公里处甚至测得43.6℃的极端高温。在比利时和荷兰,人们有史以来第一次观察到温度高于40℃。在德国,15个站点测得破纪录高温,巴伐利亚州基青根达到41.2℃,超过历史纪录(40.3℃)近1℃。英国剑桥测得历史最高气温38.7℃。再向西,热浪稍弱,牛津拉德克里夫气象站尘封近90年的高温纪录(1932年,35.1℃)被打破,新的纪录为36.5℃。

  高温在西欧肆虐后,还在向北蔓延。当地时间7月27日,斯堪的纳维亚半岛28个地区出现超过20℃的“热带夜晚”。7月28日,芬兰首都赫尔辛基气象站测得33.2℃的新纪录,芬兰南部古城波尔沃气温达到33.7℃。高温同样也影响到格陵兰岛的冰川,以及北极海冰。

  归因研究:气候变化导致高温天气更易再现

  7月高温形成的原因与6月类似,源于西欧的一条高压脊与伊比利亚半岛近海的低压系统配合。这个天气模式引发了从西北非、西班牙到法国、德国、比利时、荷兰、卢森堡的强烈热空气平流,几天后最终到达斯堪的纳维亚半岛。

  由于两个月便发生两次破纪录高温热浪,在此次研究中,世界天气归因组织更为感兴趣的是,在当今的气候条件下,这种级别的高温热浪事件多久会发生一次,气候变化是否为此类事件的发生“推波助澜”。

  科学家使用8组不同的计算机模型对热浪进行模拟计算。他们计算了现在这种量级的热浪发生的可能性,以及在没有人为的全球变暖的世界中,发生这种热浪的可能性,并对它们进行比较。这种气候归因方法是美国国家科学院于2016年提出的。

  模拟计算的结论是,7月下旬的热浪在西欧大陆上非常极端,如果没有气候变化,出现这样的热浪几乎不可能——在没有人为气候变化的世界中,如今这些热浪肆虐的国家平均气温将降低1.5℃至3℃。

  具体来说,在当前气候条件下,7月热浪在英国和德国约为10到30年一遇,在法国、荷兰约为百年一遇。而假如没有气候变化因素,相同强度的热浪在英国和德国将变为30年到300年一遇,而在法国和荷兰,将变为千年一遇,即几乎没有机会发生。

  研究团队强调,这种模拟运算在具体时间上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但气候变化导致热浪更容易出现则是确定无疑的。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欧洲每一次热浪(2003年、2010年、2015年、2017年、2019年6月和2019年7月)都因气候变化而变得更加强烈、出现概率更高。2019年7月的热浪在西欧大陆上非常极端,如果没有气候变化,观测到这个级别的热浪“极不可能”。

  高温热浪严重威胁人体健康且危害不易察觉

  热浪是当今人类面临的最致命的自然灾害之一,它们的频率和强度在全球范围内呈上升趋势。研究团队指出,2019年7月欧洲部分地区的热浪结合其他风险因素,如年龄、某些非传染性疾病、社会经济劣势和城市热岛效应,极端影响更加严重。

  值得注意的是,热浪对死亡的显著影响,可能要到热浪发生后数周、数月甚至数年才会充分体现。最初,人们会收到来自中暑和溺水导致的一些死亡报告(来自试图在海滩和泳池保持凉爽的人),但更多的死亡来自热浪的间接影响。

  根据历史记录,极端高温事件期间的死亡与同一时期的典型死亡相比,热浪期间死亡风险最高的人群是老年人,患有呼吸系统疾病、心血管疾病和其他既往疾病的人,此外还包括无家可归者、社会孤立者、部分城市居民。这些人往往并不是死于热浪期间,而是在热浪发生时病发,并在此后的相当长时间内陆续死去。2003年的欧洲热浪最初估计导致35000人死亡。2008年,这个统计数字上升到70000人。由于热浪致死有相当的滞后性,公众难以正确认知热浪对健康的危害。

  (编译:刘钊 来源:世界天气归因组织)



图解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