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云海
难忘的五天五夜——忆吉尔吉斯斯坦冰川自动站建设 来源:中国气象报 日期:2019年06月14日07:52

  吉尔吉斯斯坦是新疆乃至我国天气的上游,在该国天山上建冰川气象观测站,可在一定程度提前了解上游天气情况。

  气象站处于海拔3300米的冰川地带,和新疆的一号冰川有共同之处,其观测数据可用于开展中国天山和中亚天山冰川天气气候对比研究。

  霍文

  据吉尔吉斯斯坦国家环境保护与林业局预测,受全球变暖影响,至2100年,吉尔吉斯斯坦的冰川可能完全消失。

  要对冰川进行保护和研究,首先需要建站对其进行观测。接到吉尔吉斯斯坦国家科学院水问题与水能研究所(下文简称水研究所)援助的请求后,我们克服各种困难,在要求的时间内顺利完成建站任务。

  如今,该站数据传输正常,以每小时一次的频率,将监测到的温度、相对湿度、风向、风速、降水、大气压力、土壤温度、总辐射和紫外辐射等数据,传输至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气象信息中心。

中国气象局乌鲁木齐沙漠气象研究所暨吉尔吉斯斯坦国家科学院水问题与水能研究所联合天山冰川气象观测站。霍文供图

  出发

  2016年8月31日,我与江苏省无线电科学研究有限公司严立状工程师搭乘航班赶往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在水研究所,我们与当地科研人员简单地讨论了建站计划和工作安排。随后,我们检查和清点了38个装自动站设备的箱子,准备将其发往克孜勒苏小镇(Kara-Batkak冰川脚下的小镇)。同时,联系了一个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上过学的当地小伙子当翻译,租上汽车就赶往克孜勒苏小镇。

  31日晚上9点多,我们一行人终于赶到了克孜勒苏小镇。大家简单吃了晚饭后就开始商量上山建站的准备工作,包括建站所需辅助工具以及衣物、药品、食品等生活物资,待一切准备妥当,已是当地时间晚上11点了。

  本想赶紧休息,因为第二天早上6点还要出发采购各种材料和干粮,但是我们还不能睡,因为要等水研究所副所长的到来。半夜12点,副所长风尘仆仆地赶来,此时,我和老严已经十分疲惫了。经过一番交谈,我们明白了副所长的来意:必须在5天时间内完成上山建站任务。

  这一下打乱了我和老严的计划,由于建站地点天气多变,雨水较多,自动站各类预埋件固化需要时间,因此,我们预估至少要7天才能完成建站任务。我和老严提出,5天时间过于紧张,很难完成任务。副所长表示,这是规定,他也没办法解决。

  我和老严只能祈求老天爷给力了。

  按照约定时间,第二天早上6点,我们到小镇的集市采购铁锹、绳子、水泥、砂石料以及上山建站几天所需的干粮。副所长热情地张罗着买牛肉,此时,购买牛肉的地方排着长队。我和老严心急如焚,我们在和时间赛跑,根本顾不上吃什么,有干粮就行了。

  到了11点,除了砂石料以外,所有东西都准备齐全了,我们出发去冰川脚下的小村落。中午1点,我们一行人赶到集合地点,在当地牧民的帮助下,租借了6匹马帮助运送货物上山。

  由于马匹有限,我和老严必须把所有货物重新整理打包。一个小时后,老严和水研究所的bakyt工程师以及5个小伙子押送第一批设备上山,我和翻译小伙子把整理工作收尾后再上山。

  过河

  牧民说,过几条河看见小木屋就到了,路程大概10公里。

  所有租借的马都用来运送物资了,我和翻译只能步行上山。因此,我们决定轻装上阵,带一个空水杯,另外带一把铁锹当拐杖用。刚开始,翻译速度很快,一直走在前面,我却尽量保持匀速上山,渴了就到旁边的溪边舀一口水喝。

  到了晚上7点,通过GPS海拔定位,我觉得可能已经走了一半路程,这时,半路跳出一个程咬金——一条十几米宽的河。河上只有一根圆木独木桥,下面是深渊,这种独木桥马匹是不可能过去的。我意识到,没有向导,我们可能没有找到正确的过河道路,但是天色已晚,不可能再沿河道寻找容易的过河通道了。

  我不断地鼓舞自己和翻译:小心点一定可以过去的。就这样,在光线渐弱的黄昏,我和翻译没有采取任何安全防护措施,几乎是抱着独木桥匍匐前进。这大概是我人生中经历的最漫长的十分钟了,我们屏住呼吸像蜗牛一样慢慢往前爬。独木桥下就是滔滔江水,任何一个人掉下去都是无法想象的灾难。

  到了晚上9点,天色暗了。由于前面的路走得过快,翻译的体能已经到了极限,躺在地上再也走不动了。我开始担心了,上山之前就听到当地牧民说山上可能有熊出没,而且我们是中午出发,衣服单薄,海拔越高,气温越低,若在山上过夜极度危险。于是,我开始鼓舞小伙子加油,他爬起来走了几步就躺下了,疲惫和看不见目标的情绪开始渲染起来,我也开始有点绝望,因为,我害怕走错路了。

  我开始自言自语,告诉自己还有家人,我必须坚持。我往回走了几步,叫翻译起来,可是,他完全没有反应。我开始“威胁”他:“再不起来,你一定会死在山上,而且我不会再等你了,我会自己去小木屋。”终于,在我的威逼利诱下,小伙子重新爬起来,打起精神往前走。

  到了晚上10点多,我们终于看见手电筒的灯光,看见了晃动的人影,顿时忘记了疲惫、寒冷和饥饿。见到我们,老严问:“怎么回事,我们担心死了,正准备下山找你们。”我说,不好意思,可能走错路了。这时,老严说,这里没电。我们第一反应就是赶紧关掉手机,保持电量,等建完站用来拍照。

  建站

  小木屋只有10平方米,我们几个人挤在里面也挺热乎。第二天早晨6点,大家起床,用冰川融化的水洗把脸清醒一下,便开始了工作。小伙子们很给力,背着书包去附近的山上采集碎石头当砂石料,一书包一书包往回背,一边挖坑、和水泥的我和老严看着这些背着石料的小伙子,感动得几乎掉泪。

  这个季节的吉尔吉斯斯坦,下雨几乎是家常便饭。如果下雨,会影响到预埋件的凝固,就无法在5天内完成建站工作。大家边干活边祈祷“不要下雨”,可能是我们的诚心感动了老天爷,我们预埋件的这两天居然滴雨未下。

霍文(左)和技术人员安装太阳能供电设备。霍文供图

  后面3天,我们需要支起10米风杆,布线、安装探头、测试,每天从天亮开始一直干到天黑。我们的虔诚只感动了老天爷两天,从第三天开始,天一直下着雨,即使干活也无法抵御寒冷,实在冷得不行我们就回木屋烤热半小时再出去。

  功夫不负有心人。9月5日中午,我们完成了建站任务,打开手机用剩余的电量拍下了宝贵的自动站照片。那一刻,顺利完成任务的欣喜和欣慰充满全身。老严极为认真负责,最后检查了一遍所有设备及卫星传输数据的情况后,我们下山。晚上赶回了山脚下的小镇,通过手机信号往中国气象局乌鲁木齐沙漠气象研究所传回了新建站的图片。

  9月5日,气象站正式建成,站名为“中国气象局乌鲁木齐沙漠气象研究所暨吉尔吉斯斯坦国家科学院水问题与水能研究所联合天山冰川气象观测站”。该站位于吉尔吉斯斯坦Kara-Batkak冰川附近,所有观测仪器均是中国生产,数据格式采用中国气象标准,实现中国标准在中亚区域的推广应用,为开展中亚区域防灾减灾和应对气候变化研究迈出了重要的一步。(本文作者系中国气象局乌鲁木齐沙漠气象研究所副研究员 中国气象报记者简菊芳整理)

(来源:《中国气象报》2019年6月14日四版 责任编辑:张林)



图解 更多